笔下文学 > 都市小说 > 天师下山 > 第1046章 阴差阳错
可这药就装在了一个白色瓶子里面,跟普通药没有任何区别,让祝紫溪并不知晓这到底是个什么药,也不知道服用了这药之后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但是祝紫溪十分肯定的是,这药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再一联想黄忆乔此前所说的,要她给陈霖下药毒死陈霖,是以这黄忆乔给药怕不是就是毒药,并且毒性强大的很! 她心中早就已经对陈霖有情,哪怕现在陈霖的心思全部都被沈愿那个狐狸精给勾去了,可祝紫溪还是希望陈霖能够好好的。
他最后的结局不应该是就这样被人不明不白地毒死了。
手中捏着这白色药瓶的祝紫溪心中思绪万千,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刚刚在黄忆乔面前所说的那一番话不过是她为了明哲保身撒的谎话罢了,真要让她给陈霖下毒的话,她是万万做不到的。
已经拿到这白色药瓶的祝紫溪犹豫不决,迟迟不肯下手,等了她好几天的消息,黄忆乔不耐烦的很了,他让人传言过去给祝紫溪,限她两日之内必须下手,不然她就不用在祝家待下去了。
闻言,祝紫溪便更加的着急了,因为她实在是找不到两全其美的办法了。
最后,为了自己的身份不暴露,还可以依旧在祝家呆着,好好地当她的祝家小姐,祝紫溪决定还是听黄忆乔的吩咐行事。
只不过让她把陈霖毒死,她也实在是做不到。
思来想去的,最终祝紫溪把药瓶中的药丸掰成了两半,仅仅用一半的药丸化解在特浓的茶水里面。
这样或许陈霖能够一下子生重病,却又不至于被这药给毒死过去。
她既能够给黄忆乔那边一个交代,也能够让她心爱之人存活于世。
祝紫溪是这么想着的,她也就那么去做了。
因着沈愿最近又出了车祸,身体损耗很大,为了让她得到更多的照顾,陈霖便又带她回到了祝家让祝新鸿找人来替她疗养。
是以祝紫溪要找陈霖,也不用去什么地方,只需去沈愿那里便可以找到了。
她端着早早就要已经沏好的茶送到了陈霖的面前,对那在床上静躺着的沈愿视而不见,却含情脉脉地看了沈愿一眼,然后双手奉上自己带来的茶,对陈霖说道,“陈霖,这是我爷爷让人从那云醉山上采下来的五叶茶,爷爷知你喜茶品茶,特叫我将这沏好的茶送来给你尝尝呢!”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但是祝紫溪把祝家老爷子祝新鸿给搬出来了,那陈霖便对她也没有那么的防备了。
加之此前她把那价格汇报书泄露给沈家之后还想要嫁祸给沈愿的事情也都过去了,被祝新鸿禁锢在家的这些日子里,祝紫溪安分的很。
于是陈霖难得给了祝紫溪好脸色,对她点了点头,然后眼神示意她把那茶放下,“祝老先生的心意我心领了。
” “可是这茶爷爷说了要趁热喝才能够品出那茶的香味呢!”祝紫溪听出了陈霆话里的逐客之意,但是却没有半点挪步的意思,好似非见陈霖喝了这茶水进肚,她才算是完成了爷爷交代的任务才能离去一样。
对此,陈霖也并未起疑,毕竟祝紫溪就算再怎么顽皮说到底也从来没有闹出过什么事情来。
见祝紫溪如此执着,他轻叹了一声,最后只好伸手接过祝紫溪端着的那茶水。
“不愧是云醉山上的五叶茶,茶香浓厚的很。
”陈霖接过这茶水之后,还没有放到嘴边就已经闻到了浓浓的茶香。
这香味突然又让他想起了就躺在病床上的沈愿,她因受伤严重,近些日子都吃的较为清淡,嘴里恐怕都是那药的苦味了。
是以他转念一想,便又把自己手中的这杯茶递到了沈愿的嘴边,同沈愿说道,“你也尝尝这五叶茶。
” 说话的语气没有半点商量之地,沈愿心中暗道这人霸道,倒也知道陈霖的心意恐怕就是想要让自己的嘴里除了那苦苦的药味还有些别的什么味道。
她红唇微张,就着陈霆的手,还就把这一小小一杯的茶水给喝个精光了。
站在一旁送茶的祝紫溪突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这茶里加了那药,有毒,原本应该是给陈霖喝的。
可是就在刚刚陈霖把那茶水给了沈愿喝的时候,祝紫溪也并未阻止。
毕竟她对沈愿仇恨得很,巴不得她早就已经死了呢。
然而等沈愿真的把那茶水喝光了之后,祝紫溪却又开始慌张了起来了,这有毒的茶水她只准备了一杯,黄忆乔又只给了她两天的时间。
事不宜迟,在沈愿中毒还没有发作之时,祝紫溪可得赶忙再去给陈霖倒多一杯加了料的茶! “这沈愿也真是的,怎么就把这茶水给喝光了!陈霖哥哥你还没喝到呢,我现在就再去给你沏多一杯茶。
”祝紫溪撇了沈愿一眼,不耐烦地说道,心中即便已经紧张极了,却还是尽量面上不显,依旧装作是以前那娇嗔的模样。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地赶忙跑出去了。
可惜,她不知道的是,黄忆乔给的这药,药效十分的强大,一旦进入人体之后就会迅速地发作。
在沈愿喝进去之后,那毒药的作用便立刻发作了。
顺着茶水那药还迅速地经过了五脏六腑,让沈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似一直在燃烧,让她整个人好似处于烈火之中。
“水……给我水……”张开口说话的沈愿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哑了,可她刚刚还不是这样的声音呢! 就坐在她一旁的陈霖将她的情况看得更为真切,看出了她额头上已经浸出了冷汗,嘴唇发紫面色发白,整个人不对劲的很! 他再伸手一探沈愿的体温居然烫手的很。
“快……快给我水。
”沈愿难耐地握着陈霖的手,可她越说话,她的声音就越沙哑,她甚至感觉到了好似有一把火在灼烧着她的整个喉咙,把她往绝路上逼。
是谁在害她?